【迪乔】Dead As They Come

“……迪奥?”

昏暗无光的房间内,烛火被点起了。乔纳森尽力睁开眼,发烧使他意识模糊了,沉重的眼皮压迫他,使那碧空覆上乌云,他很难直视对方。

“啊啊,是我。”被昏黄火光映照出的是迪奥陶瓷般面无表情的精致面容,这宛如被烧制出来的人造物的少年短促地回答道,将烛台放置于床头柜上。借助映亮周围空气的火光,乔纳森恍惚分辨出对方面部抽动了一下,随后用不大关切的语气询问:“刚才父亲告诉了我你发烧的消息,让我来照顾你。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嗯……”乔纳森将眼神从他面上移开,整个人往柔软的羽毛被里瑟缩,只露出发烫的脸颊和敷在额头上的冰毛巾。迪奥看出他是在躲避他。“稍微开开窗吧,总觉得很难受……”

迪奥凑近那扇用于通风的小窗,在他用力将它弄开些时,听见乔纳森大概是烧昏了头的胡话:“冷……但又好烫……我会死吗?就这样在十四岁死去……?”

迪奥这才首次浮现出笑意,那是带有着些许恶意的嘲讽。他踏回乔纳森身边,用手指撩开对方被汗黏在额头上的前发:“要是这么简单就能死去的话,世界上就没有多少人还活着了,乔乔。你还真是个娇生惯养的小少爷啊,第一次发烧吗?”

那坐在床边的面庞过于光洁了,蓝眼珠也更倾向玻璃的颜色,乔纳森只能看清火光照出的白色,一片白色,跟迪奥触碰他的冰凉手指一脉相承。他垂着眼,相当含糊地回答:“……唔、嗯……”

迪奥无声地冷笑了,乔纳森并不知晓,只听得见他后来的话语:“现在还烫吗?”现在他甚至都分不清迪奥的态度了,究竟是出于嘲弄他还是古怪的同情心(实际上,他一直在怀疑迪奥是否拥有这个东西)这个问题本该纠缠他的大脑,但自身的烫意让脑部恍惚昏沉,近乎溶化,他大抵是忘记了一切。在发出含混不清的应答声以后,一双解救他的手覆上他身,用二月初凛冽的严冬和料峭的寒春空气触碰他,替代被撤走的已然常温的毛巾,从滚烫的额头到滚烫的面颊,最后仿佛是在扼住他的咽喉:左手的指尖碰到太阳穴,而掌心覆住他的右脸颊,拭去他的汗水;右手用平缓的动作抚弄他的喉咙,在他的喉结处徘徊着,让他吞咽的动作变得困难,连呼吸都受到阻挠。那缠人的高热确实在褪去了——但在迪奥冰冷的、冰冷的安抚之下,乔纳森能想象出对方是在用触碰尸体的方式触碰自己。

“现在好多了吗,乔乔?”这样带有不善笑意的话声传来,那手做出要抽离的姿态,是出于确信一定会被挽留的信心。也正如他所想,应该是明白一切的少年终于糊涂了,为了一时的享受而挣出被窝半坐起来,伸出手握住他、不让迪奥离开。那滚烫的面颊和友善的手的主人,终于陷入了他的陷阱。

他顺势拥住乔纳森,紧贴在迪奥嘴唇右侧的是乔乔柔软的耳廓,烧灼得几乎要燃起他的灵魂;但迪奥的身体是终年不化的冻土——他轻抚乔纳森的脊背,从轻轻捏住他的颈椎开始。从这里,可以用力折断他的脖子;再往下,可以卸掉他的肩膀,袭击他的后心;亦或者可以将他拦腰斩断;再不济,紧紧相贴的胸膛之中,也有足够让尖利的刀子捅入的空隙。他因为这样的幻想而胸膛发烫、面上染上一点古怪的红,眼睛也闪闪发光。

但是,他垂下眼睫,挡住那渴望鲜血的怪异光芒,始终乔纳森不知晓——他用手托着他的后脑勺,乔乔整个人靠在他身上,头靠在他的颈窝,闭着绿色的眼睛,滚烫地、非常炙热地燃烧着,仿佛太阳一样——

那颗星星终于开始转醒了吗?乔纳森睁开眼睛,依旧是迷迷糊糊、恍惚混沌,迪奥却产生紧张和些许恐惧:他发觉了吗?我要夺取他鲜血的目的,绝对不能被他知晓。但逐渐渗入那恐惧之中的,是比鲜血还要甜美的奇异的愉悦:……但是,知晓了也无妨。他没见过这样的恶吧?这种血淋淋的、纯粹的恶意,会让他立刻对我恶脸相向、立刻毁掉之间虚伪的联系——

“……妈妈?”

出乎他意料的,乔纳森居然这样开口,那使得迪奥愣住了。乔纳森依旧一副不明白的样子,但是抱住他,紧紧靠着他,朝他微笑,像是感到了幸福。……啊啊,那层黑暗真的将星星的光辉挡住了。

他努力克制,依旧露出一点终于得逞的笑容:

“……睡吧,乔乔,快到时间了。”

说出这话的同时,怀表在他的口袋里滴答作响。可是乔纳森已经听不见了——他陷入自己造就的幻境,他将恶认作善,将所恨误认为所爱,并将自己完全交出去了。他抚着乔纳森的黑发,是和主人一样的脆弱手感;被病魔夺去意识的乔纳森,确实听从他所说,准备陷入迪奥一手编织的黑甜梦。但在此之前,他抬起手来,向思念许久的母亲索要一个吻,用于安眠。

迪奥用口唇触碰了他燃着高热的额头,贫弱无能的乔乔满足地闭眼了——

……啊啊乔乔,确实很快就要到了,将你杀死的时间。

2017-05-11jojo迪乔DJ
评论-4 热度-99

评论(4)

热度(99)

©摩登时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