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波纹恐龙肉丸 大肉丸生日快乐!(结果晚了一天对不起(つД`)ノ

严格意义上来说,是《春天来临的街道》的后续



马里诺提醒后座的乘客系好安全带。他一贯地拉起手刹,踩住离合挂了起步挡,后边的乘客也告知了他本次旅程的目的地:“麻烦去第五大道的圣帕特里克教堂。”

马里诺应了一声,就掉了个头,以便往第五大道赶去。他边转方向盘边朝西装革履的乘客搭话:“今天有婚礼吗?”

对方本来偏着头看窗外,闻言便慢吞吞地转过头来,在后视镜里点了点头示意:“……是的。”

他看上去满面愁苦,马里诺想。他的表述或许有些话夸张了——可他的嘴略略撅着,眉毛没有扭在一块,但眉间的那块皮肤紧紧绷着,绿眼睛也有些用力地眯起来。也许情况像傍晚的曼哈顿区的每条道路一样难办,也许没有。

马里诺继续开着,路况还算顺畅:“是几点钟的婚礼?但愿不要迟到才好,在这所教堂举办的婚礼可很少见。”

乘客先生扯出一个笑容,随手将抹了发胶的头发往后梳了梳:“六点钟……”

“六点钟!”马里诺看了看计时器上的时间,“老天,哪里来得及!先生,您不应该在这个时间、坐出租车、到曼哈顿区、参加婚礼!”

他连着加重了好几个单词的发音,握着方向盘的力道都加大了。

“……我知道。”乘客先生泄气似的,“我应该提早一些到场,当然现在我最好的选择是坐地铁,就时间上来说我肯定不会迟到。”

“您这一身西装,现在去挤恐怕也……”

“我明白、我明白。谢谢您好心提醒我。”乘客先生靠回椅背上,又习惯性地梳了梳头发,有几根黑发不甘寂寞地从紧绷绷的同伴中跳了出来。

“……要是我不和他吵架。”

他喃喃自语,马里诺立刻很快摸出了一个事情的大概:“和一位朋友吵架了?”

“是的。更确切地说,是我的未婚夫。”他干脆又坐直起来,“前一个月他忙婚礼布置……”

“等等,您是结婚的那一位?”马里诺语调小心翼翼,仍掩盖不住他的诧异。

“啊对啊——”乘客像是难以面对自己,双手捂着脸又往后倒,“要是我不和他吵架——”

等到乘客先生整理好心情,重新开口,马里诺也发动了等红灯的车。

“……他忙婚礼布置,给我看了他准备好的菜单。他是意大利人,对这些东西总是有十足十的挑剔,一会说美国产的火腿不够味道,一会觉得酒店的厨师烧不出独有的一种什么什么感觉。他准备了差不多三个月,终于将菜单和厨师全都定了下来。我对这些事情——几乎可以说一窍不通。我只负责吃,你知道。”

他摊了摊手。马里诺边听,边怀疑着前方是否已经有要堵塞的趋势。

“我随便扫了几眼就扔回给他了,所以他就嚷嚷着让我再仔细看看,我真的拿他没办法,只能认真看了。是不是全天下都有一个像我这样的可怜丈夫?”

“或许是的,但这个角色也有可能是妻子。”马里诺严肃地回答他,“我就是像您的未婚夫这样的人。”

乘客先生捏了捏鼻子:“愿天主保佑像我与她这般不幸的人!”

他还有心情苦中作乐地开玩笑,还能继续把故事讲下去。这也许是个好兆头。

“我看了看料理,真是应有尽有……不一一举例了,但我觉得里面缺少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

“是什么?”

“炸鸡!我将这个伟大发现报告给了他,并强烈要求加上,你知道,这是我和他一生只有一次的婚礼——我也不希望有第二次什么的。结果他考虑也没考虑,直接拒绝了我。虽然我明白,在这样的场合加这样的一道菜是有些不合理,但这是我最爱的食物!他把自己喜欢的俄罗斯酸奶牛肉加上了,对我喜欢的就这样扔在一边,也不给我一个理由,只是说:‘伙计(Joe),你认真一点。’”

乘客先生将脑袋凑近驾驶座:“他至少给我理由,哪怕只有一个!也比这样说我好!”

“我猜,然后你们就吵了一架,他冷笑着叫您冷静一点,您一时冲动就跑出去住,而且一直没联络他直到今天?”

“你猜的真准……怎么,马里诺先生你也有一样的经历?”乘客先生瞄了瞄他的驾驶证,开始和他套近乎;马里诺笑了笑,回答道:“类似,我妻子也在结婚前和我吵了一架,后来就躲起来了。”

“那后来呢?婚礼如期举行了吗?”他满脸急切,好像将听到的是自己未来的命运,一双绿眼睛焦急地盯着他。

“如期举行了。可到了婚礼开始的半个小时后,神父都要不耐烦了,我站在那里,像个未婚妻跟人跑了的可怜男人。可我那时并不怪她,我只是后悔,就算再忙,我也不该这样对她。你们只是想要将这个婚礼变得更加难忘,不是吗?”

“……当然我也想让他更重视我一些……”乘客先生的声音又低了下来,“这段时间我的手机没有关机,可他一个电话都没给我打过。我想我应该打电话回去认错,可最近工作特别忙,一个大案子……我总忘了打过去,有时候下意识播了那串数字,可还没接通前就挂了。”

马里诺用眼光安抚了他,又似乎是自顾自说了下去:“——她冲进了教堂,提着裙子,头纱有些歪歪扭扭,漂亮的盘起的黑头发都散了。当我看见她那双还含着眼泪的绿宝石般的美丽眼睛——我只能做出一件事,就是冲上去,紧紧地拥抱她——”

马里诺笑了:“那一刻我确定了,我们之间的爱是毋庸置疑的。它将我们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直到现在也一样。”

乘客先生停住了。此刻,他们也到了道路堵塞的尾端。

“您打算怎么做?”马里诺问,“从这里跑过去,只要十五分钟。”

他张了张口,像是想要说些什么,但又闭了嘴。但他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掏出皮夹准备付钱。马里诺收了他该付的路费,乘客又开口:“我觉得,他是个那么珍惜金钱的人,肯定不会随随便便更改日期。”

“祝你幸福!”马里诺朝他离开的身影喊了一声,看见他挥了挥手表示感谢,突然不是那么想立刻驾车离开,即便他快要被迫卷进堵车大军中。

这时从道路的另一边,突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乔乔!”

马里诺看见乘客先生朝那个方向看去,而一个穿着白西装的金发男子从一辆车里走出来,跑向他,就像当年的情况重演。

被称为乔乔的那位乘客也朝他跑过去,他们就在挤在一块的车辆的缝隙中紧紧拥抱在一块,乔乔像喊着一些对不起之类的话,但那些话语全被金发的未婚夫的吻淹没了。

那么多的吻!那样多的爱!马里诺看见他们的嘴唇分分合合,知道他们的爱不是由神父或上帝决定的。

他从车里出来,六月中旬的曼哈顿区,即便在六点多的时候天还很亮。他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此时他的世界里也只剩下电话那头的那一个人。

“安东尼?”他妻子的声音从电话那一头响起,“怎么了,你工作结束了?”

“还没有。但我只是想对你说,我爱你,乔安娜。”他将他的心情毫无保留地告诉了她。


-END-

2018-06-18jojo西乔
评论-7 热度-32

评论(7)

热度(32)

©摩登时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