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缚的普罗米修斯


啊啊,就仿佛被缚的普罗米修斯。

他肯定人世间只有他一人发觉了这个秘密,正因为他并非人类,而人类愚蠢的双眼无法觅到他们的救世主。

他甚至忍不住笑了,他头一回发觉给他以联想的信吾大脑还算有用,为他嘲笑人类提供很大便利。被压在他身下的映司皱起眉,说明他无法理解Ankh现在的笑容,Ankh并不在意他所想,以往都是这样的,即便所谓的结合时间也不会有什么改变。随后他比刚才俯得更低,接近悲剧英雄的小腹,映司警戒起来的呼吸让紧实的小腹肌肉小幅度上下颤起伏,能感觉到他局促的心跳。

——是这样啊。

他露出尖牙,咧开的嘴是要吞噬人类。这个身体原主的声线和Greeed原本的混沌声线重叠起来,在他心头絮絮低语,对人类应当是可怖的。

在尚未被他所拯救的人们发觉之前,早就被鹰隼啄食着肝脏,无法挣脱,只得徒然发出痛苦的呻吟,就仿佛被缚的普罗米修斯。


END

2017-02-27An映
热度-8

评论

热度(8)

©摩登时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