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アン映/映アン】Practice

🙏

–愈伤组织–:

>和 @摩登时代 的半夜突发练笔集合
>>混更一下,作为1月份的更新
>>>含有恋爱成分,个人风格重
>>>>映an,an映成分均含有,tag搜索回避
>>>>>②借用Aimer-蝶々結び歌词
>>>>>>ooc!!ooc!!ooc!!!


おk的话

↓↓
↓↓↓
↓↓↓↓


①キスは突然に
「突如其来的吻」


   (偏an映)


>
  润湿了的阴郁天空下略为温柔的清风吹来了夏日湿热的气息,随之落在Ankh嘴唇上的触感是另一个人的柔软,他嘴角和自己分离时的还不忘留下一个玩闹般的笑意。他的右手下意识地握紧手中的冰棍,另一边则一把攥住对方的衣领不知轻重地将映司摔在一旁的地板上。


  同这阵风一样,映司也趁机钻了Ankh开着小差的空子。Ankh听见自己体内硬币碰撞的清脆响声,欲望开始慢慢堆砌,直到这具躯体已经无法承受。


  仅仅是触碰,体温却没有随着映司紧贴过来的温度一同散去,而是逐渐升高。仅剩的思考的余地和手中剩下的冰棍都连同着一起开始融化,最后滴落在地上,只剩下一块湿润。


  Ankh没有与映司对视,因为这时自己的眼神太容易成为自己内心的头号泄密者。他尽力用凶狠与粗暴来隐藏住自己些许的吃惊与另一种令他难以启齿的情感。


  「映司,你已经有觉悟了吧。」


  在躁动不已的夏日,最后残留在木棍上的冰块也在这一刻坠落,同着理性一起摔了个粉碎。


>
  那无名的情感,姑且唤作「爱」吧。


②In Night
(时间点:lost Ankh将Ankh带走后的夜晚)
(偏映an)


>
  映司再次回过神,已是深夜。风依然在窗外叫嚣着,却被阻挡在嘎吱响的木窗外。
  映司支撑起过于疲惫的身体,脚步被无形的镣铐牵制着,手臂上传来的酸痛让他清醒了些许。映司努力睁开依然惺忪的双眼认清自己身处昏暗房间,与身旁空无一人的事实。
  当他将手伸向窗口,才发现它平时明明触手可及,现在却变得过于遥远。
  上肢在伸出时,手指都开始在酸楚的撕扯感中轻微地颤动起来,一次次滑过窗户的边缘。
  这强迫他又一次想起早晨Ankh从自己面前被掠夺过去的场景。尽管映司自己已经拼命将手臂向他伸去,尽管他第一次眼睛里满是无助,尽管他眼中的那一丝对生命的不舍与渴望着生存的呼救都一一在映司的眼中烙下深刻的印记。
  可羽翼还未丰满的雏鹰展翅还是将一旁残缺不堪的赤鹰一同牵扯着,纵身越下山崖。
  如今这里的一切都还残留着最后一点宁静,和他残留下的一丝气息。
  没有群星的夜晚上圆月独自朗照着大地,被月光冷却得直降冰点的风再次灌入原本尚存着些许映司气息温度的房间,映司感到身旁的气氛和心绪也都一起坠入冰穴。
  月光苍白如纸,只剩下映司一人的身影停留在上面。房间角落里扎眼的红色也流淌过来,像他体内涌动的暗红血液,他企图用手指沾上一点,它却又溜入黑暗。
  两个人的人生轨迹被编织成线,相互接近交错,已经难舍难分,不是像是系蝴蝶结般的被束缚,更多是去相互结合。
  映司忽然心中落得一片空旷,另一根线已然失去踪迹,只剩下不全的线头还残留缠绕在自己的那一部分之上。
  他没有抓住那本该攥紧的双手,还有那份本该守护的温存。仅仅可以的,只是趁着黎明到来之前将那份属于他与自己的未来再次夺回手中。


>
  本想松开的,却系紧了。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献丑了

评论

热度(16)

  1. 摩登时代–瀨– 转载了此文字
    🙏
©摩登时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