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映】潮骚

一篇超绝ooc的an映前提的信映(



“映司君。”

坐在他旁边用冰凉的饮料罐碰了他的脸,看到因疲惫而瘫软在桌子上的映司猛然被凉到跳起来,满脸惊慌的样子,使得信吾一下被逗笑,甚至于都弯下腰去,像是被点中了笑穴一样。

“喂、信吾先生,你笑得也太夸张了吧…!”有点丢脸又有点生气,映司用着稍微有些没好气的口吻,握住那个惊吓到他的像冰块一样凉的罪魁祸首喝了一口,原来是葡萄苏打水。酸甜的口味让他下意识眯了眯眼,是他喜欢的味道。但还在大笑得完全没个正型的信吾,让他说不清是无奈还是别的情绪了:“……哪有那么好笑啊!!”

“抱歉抱歉,”终于直起了身子,信吾仍是抱着自己笑痛了的肚子,还抬起手擦了擦眼角不知道到底存不存在的眼泪,“实在是、映司君的反应太有趣了…!”

看着脸上怎么看怎么像嘲讽表情的信吾,映司有点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信吾先生,你的个性也是挺恶劣的。”

“是吗,”完全不这么认为的语气,信吾显得相当轻松,“比起Ankh君的性格,我要好得多吧?”

“…诶?!…怎么突然提到、Ankh…?”

“只是想提及他而已。硬要说最了解当时的他的人,应该是我吧?映司君也说过吧,对Ankh的行为完全无法理解之类的话。”

映司一时之间愣住了。信吾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突然将脸凑得很近,跟很久以前的那家伙做了一样的动作,脸和身体都是一样的,甚至连凑近所带来的压迫感都相似,这让映司无法动弹,连话语都说不出口。

信吾又很快拉开一段距离,才让映司有喘息的空档。

他笑得相当无害,忍不住让映司怀疑刚才的压迫感只是他的幻觉:“味道不错吧?我记得映司君你喜欢葡萄口味的。”

“……诶?虽然是这样没错……信吾先生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件事情我明明连Ankh也没有告诉。”

“有一次你们出去买东西的时候,你在自动贩卖机买的不就是这个吗?明明没有花多余的钱的习惯,看来是相当喜欢嘛。”

“……不愧是刑警先生,稍微有点可怕呢。”

“喂喂,别用这种完全棒读的语气说这种话啊。”露出有点困扰的表情,信吾先生苦笑着,“明明表情看起来一副恶作剧的样子。”

故意将话题引导到轻松方向的映司含着歉意笑了笑,下意识喝了口葡萄苏打水。他按了按胸口,终于逐渐趋于正常的心跳声让他镇静不少。

“……不对、等等!如果连这种事情都记得的话,难道说,Ankh他对我做的那些事情也……!!”

从突然变得慌乱的映司嘴里听到这种话,信吾的脸覆盖上一层古怪的薄红:“……是啊,全部都……”

“请立刻将它忘掉吧!!”

气氛徒然变得尴尬起来,红着脸不说话的两人相互错开视线。

“那个、信吾先生……”半是为了打破这气氛,映司犹豫着还是开口,“我想向你询问一件事情。”

“你想要知道他的想法吧?”

同样冰冷瘦削的指节覆上他的手背,信吾的肩膀贴着他的肩膀,能感触到硬质的骨骼。直视着映司的面孔似乎洞察了他的内心一样,语气平和的信吾竟带给他一股毛骨悚然的恐惧感,那双眼睛里映照着自己不知所措的脸,更让映司手足无措起来。

“那我来告诉你吧。”


“刚开始我有在想,为什么是我呢?但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脱离这种禁锢,我就只能靠着Ankh来感知外面的世界,因为他的记忆和情感跟我是共享的。最初是无趣和渴求,对你的烦躁和怒气,被冰棒的美味稍微打动一点的喜悦,斗争、争夺,只是徒然的追求自身的欲望而已。后来你们的关系改变了,你也觉察到Ankh变得柔和的部分了吧?”

那张在灯光映照下格外苍白的脸,为了征求同意转了过来,看上去分外无情的眉眼之间,连信吾最初呈现的一点柔和感都流失了。此时的他跟最初的Ankh看上去格外一致,一样的捉摸不透、虚无缥缈。映司感到一阵僵硬,他竟然像是无法动弹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你们定下了一年份冰棒的约定,第一次出现的鸟系Yummy……”

信吾像是露出一个笑容:“他说:'你又明白我些什么!'而你回答道:'我知道就算是你,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

“他第一次关心你的时候你又是什么心情呢?”

“……”

“还有那种事情。”那古怪的薄红又一次覆上他苍白的面容,他的嘴唇动了动,“……你为什么会同意呢?”

“喂映司,快回答。”

鼻尖靠近鼻尖,在极近处沉下声音,信吾直勾勾地盯着他,抿着鲜红的薄薄的嘴唇,简直就跟Ankh一模一样。

“我……”

“不回答也没有关系。”

像是松开了扼在映司脖颈上阻止他说话的那双无形的手,信吾扯开一小段距离。

“不过是在渴求对方的温暖而已。”

信吾突然将右手抚上他的脸。

“但是映司,你最开始的时候,说过我也是你重要的友人吧?这个身体,也是我的东西。”

他的眼睛像是深渊一样,映司像是要被吞噬拆解掉一样。

“那为什么不是我呢?”



“……君、映司君!”

映司猛然惊醒过来,他记不清做了什么梦了,只能觉察到额头上布满冷汗。因为关心他而靠得相当近的脸,让他差点脱口而出唤他Ankh,但是不是的,信吾显然柔和得多的轮廓和神情让他清醒过来。

“怎么了,因为太累睡着了吗?在这里睡会着凉的。”信吾指了指自己的脸颊,“你脸上有桌子的印子哦,映司君。”

看见那应该是无情的薄唇显露出温柔笑意,映司有点回不过神来:“…嗯、啊,不小心睡着了。”

“那要喝一口清醒一点吗?”信吾笑着拿出一罐冰凉的饮料,“是葡萄味的苏打水哦。”


-END-

评论-4 热度-33

评论(4)

热度(33)

©摩登时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