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映】相对论(二)


刚刚从超市采购回来,路上又下雨了。因为头发被淋湿了一点而不快,Ankh臭着脸撑起随身带着的伞。本来暗淡的红色塑胶布料流下了鲜艳的朱红色,伞面泛着水光微微发亮。将伞打得很低,低低的压下来的伞檐遮住大部分视线,他所需要注意的只有地上反射街灯光芒的水洼了。

在避过大部分水洼后,他不慎踩进一个不深的浅水坑,皮鞋表面溅上了水花,这让Ankh的心情愈发差起来。这段该死的路快点结束吧,他一面暗暗咒骂着,一面快步行走起来,完全弃那些沾湿自己的积水于不顾了。

在乌云笼罩的天空下,Ankh像为了不让雨水加重翅膀的负担而尽力低飞的鸣鸟,鲜红色的伞面移动得很快,没多久又再次走到那个小巷口,那是他回家必须得进入的一条路。

他正要踏入,在赤色的障蔽底下,突兀地出现一双脚,被打湿而完全贴上小腿的校服长裤,完全被泡软了的高档的软皮皮鞋,这与前几日相同的情景让他又一次恼火起来:

“喂,怎么又是你啊?!”

Ankh稍微抬起一点伞,他眯起眼睛怒视那个第二次出现在这里的家伙,简直就像是听不懂人话的野狗一样。

这次这个家伙连上次的愚蠢反应都没有给他,只是自顾自地闭着眼睛,雨水顺着头发流下,一络一络汇成水流,一副被淋得可怜兮兮的样子。

“喂,你!”向来缺乏等待的耐性,Ankh直接上去掐住对方的脸,“睁开眼,给我醒过来!”

所触碰到的脸颊烫得吓人,他差点被着热气灼伤而甩开手去。觉察到自己竟然被这种家伙吓到,Ankh相当不是滋味地咂舌一声,随即用另一只手将对方生生从地上扯起来。本来瘫软着的身体还是软的,根本连站立的能力都丧失了,竟一个重心不稳,这个浑身湿透了还发冷的家伙就直接倒在自己怀里。

衣服全都湿了。Ankh脑子里只来得及闪过这样一个念头,怒火几乎就将他的理智燃烧殆尽,突然升起一股想要狠狠揍对方一顿的冲动。

“……起……”

正抬起手想要实施心中所想了,那人却发出一点细微的声音,好像终于清醒过来了。像用尽了全部力气一样,他勉强撑起自己的身体,靠着双脚站在坚实的水泥地上。

他勉力睁开眼睛看向Ankh,站着水珠的睫毛却沉重到难以完全张开眼睛,只能模模糊糊地、看起来过分软弱的一副样子,那家伙又重复说了句对不起,边摇晃着边错过Ankh,扶着墙走了出去。

简直就像是被遗弃后沦为流浪狗的家养犬一般。Ankh撇撇嘴,他向来对这种一看就是被欺凌的好好先生没有好感。

2016-11-22
评论-8 热度-14

评论(8)

热度(14)

©摩登时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