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映】相对论(一)

学paro,不良少年头头AnkhX被欺凌的政界小公子映司,没有比这个更糟糕的相遇了。


此刻身体各处都在嘎吱作响。雨液渗入黑色外套的布料中,再进一步侵染白衬衫,进而就在皮肤表面滑动,躯体变得更加沉重了起来。白日早就躲藏起来了,漆黑的天幕倾斜,下着的是永远不会停止的雨。

单调而没有尽头的声音,背靠着同样湿淋淋的墙壁,冰冷得他怀疑自己的脚是否还存在,指尖发红到没有知觉。在这样疲惫到似乎要一睡不醒的时候,突然不再有雨水降落到他身上,但是它们在地面降落的声音依旧清晰可闻,映司费劲地睁开眼睛,是有好心人为他撑伞吗?

比清晰景象更快进入他大脑的是对方清晰可闻的冷淡的语句:“你在这里太碍事了,快滚。”

跟他想的场景出入太大,映司甚至眨了几下眼睛,才勉强看清头顶这个撑着黑色伞的金发的瘦削家伙,有着看起来相当薄情的嘴唇和眯起来显得不近人情的眼睛。跟声音相当搭配的一张不好惹的脸,组合起来却有一种尖锐的美感,甚至有点像女性。

大概是太久没有给像样的反应,对方不耐烦地皱起眉:“喂,你是聋了还是傻了?还不快点滚,你是想要我帮你挡雨到什么时候?”

“啊、真对不起!”被对方这种似乎非常占理的语气所驱动,映司慌慌张张地说着抱歉,手撑着墙打算快点站起来,却因为太久没有调动四肢,加上踩到凝聚在脚边的小水洼而打滑,马上就重重地摔到地上。

映司赶紧一边抽着气一边揉着摔到的腰部,一动作却牵扯到更多的伤口,痛得他嘶得又倒抽一口凉气,五官都挤作一团。

“……你是笨蛋吗?”目睹了全程的对方带着难以置信的嘲讽语气,似乎很看不过眼地伸出一只手,“蠢到家了。喂,快站起来。”

忍着还在作痛的抽搐感,映司勉强握住那只消瘦的手,对方却比外表看上去要有力得多,不费什么劲就将他从水泥地上拉起,马上就松开了交握的双手。

“好了,你快走吧。”看着映司拍了拍衣服下摆的水,对方的耐心似乎也走了到尽头,驱赶流浪狗似的摆摆手,“不要第二次让我见到你这个笨蛋。”

-TBC-

2016-11-21
评论-2 热度-17

评论(2)

热度(17)

©摩登时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