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

复健



我凭什么听你的?Ankh冷笑,脸上的光影像浮雕,映司很难让他妥协。映司被问倒了,即便他早预料到这样的回答,也无法使他每次不哑口。他清楚就算作出回答,他们的谈话也会陷入一次次僵硬收场的结局,于是映司干脆地叹了口气,将自己投进床,那当我什么都没提过。

但是我也不情愿这样听你的。Ankh轻盈地落到地上,如同他轻易地说出那句话。映司没避开凑上来的Ankh的脸,他没有闪躲的意思,反而直直地盯着Ankh看过来的眼睛。他总在这时候垂着眼,好像什么都不在乎,让他的金头发看上去一派冰凉。发号施令的是我——但偶尔让你说不也不坏。Ankh的笑看上去有一点讽刺,映司任由他把自己的衣服扯上他头顶,你指什么?

他的嘴唇被衣料狠狠擦过,本来认真吐出的字眼变得很滑稽,Ankh捏住他下巴的动作恶狠狠的,表情倒不完全是那么回事,给我喊‘不要’。

哈?映司有一半明白了他的意思,也不妨碍他惊讶,Ankh没管他,朝他的嘴唇吻过去。

他粗糙的本身用厚重的皮质划过映司的脊背,没有刻意去区分伤疤和完好的皮肤,他像感觉不到凹凸不平的表面,将一切一视同仁地抚摸过去,映司发了抖,不全是因为恐惧。Ankh凝视着他发红的后颈,映司闭了眼,但又像做了什么觉悟似的睁开,他能从Ankh瘦削又分外突出的肩胛骨上看见一双残缺的燃着火的翅膀。

他们一个有着怪物的身躯,一个拥有神的灵魂,他们试图无限接近人,但又与人的概念相背而驰,他们都明白两列相对的列车除了错身和相撞没有别的选择。他们都做好投身死亡的觉悟,初衷却全然不同,一个人和全人类被放在天平的两端当作筹码,有一端在神的心中重重地沉下去了。Ankh咬住他的脖颈,眼睛紧紧闭起来。他将要和你一同背负命运,你的眼泪不该再为人类怜悯地流了!

评论

热度(19)

©摩登时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