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vivente/亡命之徒 01

和川一起写的联文!!!川的第一章超绝可爱!!!

Magari:

狂欢节。 


说起来,这里有二十年没有举办过狂欢节这样轻松愉快的活动了,人类经历过自然考验的寒冬腊月之后,重建的工作比想象中还复杂。 


傍晚五六点钟的夕阳像是一块融化了的黄油盖在建筑顶上,几乎半个城市都沐浴在充满欢声笑语的金色海洋里。金发的年轻人看了一眼身后浓郁得晃眼的日光,将围在脖子上洗得泛白的围巾整理了一下,拗出一个看起来还过得去的形状,推开扇形拱门走进小酒馆里。


烟雾氤氲的酒馆里尽是狂欢的酒客,年轻人坐在正对门的小桌旁,昏暗的灯光堪堪打在他柔软蓬松却不听话地翘起的头发上。他还张望着门外热闹的人群,忽然被一团巨大的阴影笼罩。他抬头,是个高大的女人,站在灯光下,背着光看不清五官,反倒是浓艳的妆容吓了他一大跳。


印象太深刻了。


妈妈咪呀,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女人。 


女人将铁盘抱在胸前,粗壮的肌肉夹住铁盘使她有余地腾出手比划。但西撒·齐贝林并没有看懂。或许是这手语太生疏糟糕,或许这位齐贝林小哥心思压根就不在这位女招待身上。 


像是不服气,女人压低了身子凑到西撒眼前,拿一双完全和脸不同的清澈绿眼睛看着他,盘子也搁在了桌上,只听到一声轻微的碰撞声。「您……需要什么吗?」西撒终于看懂了那个乱七八糟的手势,点着头,嘴唇蠕动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这个家伙的手语简直糟糕透了。


“一杯龙舌兰,以及女士,请问您的名字?”西撒收起偏见(虽然真的看不下去眼前这个女人的装扮)认真地看着她,热切地握住女人的双手,就差没抬起那双手亲吻示好。所幸这位女士长了一双漂亮的绿宝石一般的眼睛,也让西撒不至于不知道应该看哪里好。


眼见着眼前女人脸一黑,撅着嘴依旧是一言不发,面上一副不服的表情,双手的动作幅度大到西撒莫名其妙地以为自己要被揍一顿。


“喂喂小哥,你来这里喝酒也不打听打听,‘龙舌兰姑娘’可听不见你说话。”旁边的酒鬼摇头晃脑地把空瓶递给女人,比了个再来一杯的手势。 西撒只能呆滞地看着龙舌兰姑娘瞪了他一眼接着自以为俏皮可爱地朝那个酒鬼眨眼,扭着庞大的身躯去拿酒。


不多时斟满的龙舌兰酒被稳稳端了上来,龙舌兰对着西撒撅起嘴,抛了个飞吻,像是在说「请您享用」。


享用你吗?西撒凝视着龙舌兰,忽视身材她还是很可爱的。


“龙舌兰……”是假名?


西撒抱着疑问,边饮酒边看着她在人群里转悠,不禁念叨出声,还带着少年气的嗓音在酒杯里漾起波纹。龙舌兰发卡上的金属坠子在空中撞出噼啪的窸窣声响,她准确地在客人面前放下一杯杯酒。他对这位“女巨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听不见的情况下还能准确送上酒客想要的酒,这是何等的观察力与聪慧。上帝没有给她与性别相称的容貌外表,却给了她一双慧眼。


距离他几米外的龙舌兰感受到几乎黏在她身后的目光,放酒杯的动作停顿,去吧台取了一杯酒给西撒送过去。「龙舌兰,你呢?」龙舌兰姑娘指指搁在桌面冰桶里的龙舌兰酒,再指指他喝着的,咧着嘴笑起来,西撒只感觉到一种怪异,像是把草莓汁错误地倒进了酿葡萄酒的罐子里。


「Ceasar.」他握住龙舌兰的大手,在手心写下自己的名字,青色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龙舌兰,丝毫没有感觉到气氛变得暧昧。龙舌兰意外地青涩,抽回手抱在胸前,脸上红晕好像变得更加浓郁。


西撒·齐贝林勾勾嘴角,拉回龙舌兰的手落下蜻蜓点水般的一吻,手指在龙舌兰的掌心里暧昧地搔动。


龙舌兰放在桌上的铁盘子不知何时就落在了西撒的脑袋上,不轻不重但很疼,西撒感觉到了龙舌兰的愤怒。「小伙子才几岁还出来学人泡妞?!」龙舌兰一副看不惯他这样的表情,端走了那杯本来是想拿来和西撒打好关系的酒,转头就走掉了。


性格也很有趣啊。西撒忽然有一种想要将她列入目标挑战一下的冲动。


“喂!西撒!”曾经同伴的声音从门口传过来,西撒盯着龙舌兰的灼热视线才不舍地转移。“自从几个月前一别,真是很久不见了。这次你拜托我的事情我从中可是捞到了不少好处,感谢你啦~”来人压低了帽檐,炫耀似的扯出藏在衣领下的项链,刻意压低的嗓音透着些沙哑。


“刻意找我炫耀,你是想挨揍吗?”西撒放下手里的酒杯,殷红浓郁的酒液在杯中摇晃震荡,最终归于平静,“我不打女人,可你并不是。”


“哎呀哎呀,西撒,就冲着你这脾气我还是很喜欢你的。”这男人扒开假胸将项链塞了回去,毫不顾及形象地瘫坐在西撒对面的椅子上,伸手拧开冰桶里那瓶龙舌兰酒,却发现只是装饰,恼怒地将瓶子插了回去。“你扮女装很恶心啊。”西撒看也不想看他,却还得耐心应对这个唯利是图的小人,查到这一环,这个瑞弗已经成了他手里唯一的线索,“我要的东西拿到了?”


“嘻嘻,你还真是着急。”瑞弗凑到西撒耳边低语,紧接着往西撒手里塞了个被卷起来的东西。


西撒看了眼手里的纸条和宝石碎片,急匆匆地站起来,扔下酒钱就冲了出去。自然看不到身后瑞弗左顾右盼,偷偷把他扔下的钱装进贴身的口袋里,趁着没人注意悄悄地从后门溜走了。


他得想个办法,必须要在四十八个小时内拿到足够多的金钱。


他要去中心城市,他不能再错过了。


凌晨的街道依然灯火通明,如果不是这场突如其来的雨,应该还会持续喧闹下去。趁着夜深人静,西撒循着记忆丈量着路线,就在雨中走到了酒吧门口。他默然在雨中,看着零星的行人急急忙忙地在雨中穿梭。


“吱——”西撒身后厚重的酒吧门被人推开,他望了一眼,呆滞。


龙舌兰站在他身后,背着光看不清五官,着实吓了他一跳。龙舌兰比他还要高大的身躯显得十分有压迫感,肌肉健硕得看起来不像个姑娘。他被迎面扔过来一条毛巾,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就被龙舌兰钳住擦拭头发。过度热情了姑娘!


「你,还欠我的酒钱。」龙舌兰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但当他看到这位金发小哥再次出现的时候,他还是决定找他的“麻烦”。西撒抱着柔软的毛巾看着龙舌兰,后退一步,“我不是给了吗?”又想起她听不见,比着手势解释起来。


龙舌兰觉得有趣,看着西撒对着他解释,柔软的发丝被雨打湿贴在西撒的脸上、胎记上,依旧是难掩的帅气。


正在试图解释的西撒忽然顿住了,他的目光被龙舌兰所吸引,雨中的气氛有些氤氲微妙,他要稍微仰起头和龙舌兰对话,视线所及之处正好是龙舌兰饱满的红唇。


她会是什么样的声音?西撒有一瞬间的心动。


西撒贸然决定在两天之内把到这位姑娘。不仅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也是想要多一个助手帮他吸引一下注意力。


 


  <<---TBC---

评论(1)

热度(24)

  1. 摩登时代Magari 转载了此文字
    和川一起写的联文!!!川的第一章超绝可爱!!!
©摩登时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