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乔】Star-paper-scissors!

送给亲亲鱼仔😘🐟@鱼一鱼 的生贺!!!写了喜欢的波纹修行,希望你喜欢💚💙(西乔瑟爱心💗!


每晚十点从潜入的深海中上浮,将半个身体伏在岸上,已经成为两人的例行事项。

“那两个家伙有没有常识啊,晚上的海可是很黑又很危险的啊!再这样下去没对上柱之男我就要死了,当我们是美人鱼吗!”乔瑟夫胸膛剧烈起伏,拼了命在面罩下保持呼吸,但嘴上却还要使用活下去的力量。他一脚蹬开又涌上来的海水,西撒脚上一阵发麻,他狠狠敲了乔瑟夫的头:“别把波纹用在这种地方,也别说不吉利的话!还美人鱼,少看那些漫画!”

“……迷信又不讲道理,说得像你没听过睡前故事似的!”乔瑟夫揉着脑袋瞪他一眼,像无脊椎动物一样挪着屁股瘫到岸上,先站起来的西撒踢他一下:“起来,早点回去洗澡,明天就不游泳了。”

他不情不愿地撑起身体,面罩都挡不住他皱着脸的冲动。风从他正前方吹来,带着二月的寒气,乔瑟夫打了个寒噤:“什么意思?”西撒也有点哆嗦,他确认乔瑟很快能跟上来就径自往前走:“就是明天开始训练别的项目的意思。”

“什喵!”乔瑟夫眉毛一下子翘得老高,但冷感超过惊吓,他小跑到西撒旁边,不断搓着自己的肩膀,“他们又想出了什么新花招?!”

西撒看他一眼,暂时没有回答。他忙着在乔瑟夫进来后关上门,铁门沉重地刮过地面,影子被远处的火光拉长,垂死一般。燃着零星火把的修行场昏暗得像地狱。

等到风被抵挡在外后,乔瑟夫跟在西撒后头,他师兄头也不回,明明暗暗的白羽毛掠过透明空气:“是波纹集中于一点的特训。时间不多了,我们得抓紧。”

乔瑟夫仗着他看不见在面罩下朝他吐舌头:“西撒,你能不能学学偷懒这个词?”

西撒只是哼笑一下:“你以为我会看着你没完成任务就跑掉吗?”

“是啊你就是这种人——!”乔瑟夫跟上去,居高临下地在旁边俯视他,做出从对方脸上学来的傲慢表情;西撒没有错开他的视线,反而眯着眼睛笑一下:“快长大吧乔乔。”

“别摸我脑袋!”他的手指扒拉上西撒的手背,师兄却没有放开他的意思,大半隐藏起来的青绿眼睛从金色下面凝视他,像星辰夜幕下的亚得里亚海,透过跟他眼睛一样的海水,乔瑟夫看见西撒始终跟在他旁边,静默不言,却怎么也没法忽视。

他没有哪次错过西撒打量他的视线,他师兄真的很好懂,遮掩的技术在乔瑟夫面前更是不够看。但不是他特意在意西撒的一举一动或者提前有些什么美妙的心灵感应,只是就算没有发觉,喉咙和胸口也要被注视到发痛,仿佛指环在缩紧溶解,而意大利人的眼神是最有效的催化剂;所以西撒每次很快移开视线,装作什么都未曾发生,等着乔瑟夫嘿嘿笑着扑上他肩膀:“看什么呢西撒!”

师兄反手过去抚着他过长的发尾,手指还夹着未燃的烟:“在看修行什么时候开始。”

乔瑟夫转过去看身后的庭院,午后三小时的阳光将地面分成两块,一半属于明晃晃的日咎,另一半属于他们阴凉的休息地。他皱皱鼻子:“你真没意思!”随后他玩儿似的用手指摩擦西撒下巴,抬起眼睫看他:“西撒,趁着还有时间,解下面罩亲我下呗。”

他师兄愣了一下,他总在这时候这样——明明最先主动的是他那一方。西撒的前半手指碰上冷冰冰的面罩,另一半则触着乔瑟夫滚烫的下鄂;乔瑟夫看他的眼神一如既往,看上去一副无所谓甚至挑衅的姿态,但他的心思或许比看上去要脆弱得多。面罩很坚硬,不管乔瑟夫用多少力道都扯不下来,西撒却只要轻松的一点力量就能解开,藏在里面的是他不像样的师弟的嘴唇。

西撒笑了一下,还揽着他脖子的那只手稍微用点力,将自己的唇和与嘴唇相反的东西贴在一起:“不幸,不如你所愿,那可不行。”

现在他的师兄和当时凑得几乎一样近,是什么感情使得他们到如今地步,乔瑟夫很想有足够的力量一下子将面罩甩开,他不愿总处在被动面,但事实又不得不让他如此。就算是一个吻,也得依他师兄的意愿。

他几乎是用瞪视的眼神看西撒,能让人数清眼白里有几道血丝,也能让经验丰富的花花公子读懂他的心思。但不仅仅因为乔瑟夫跟女人差了十万八千里(虽然也只有两性之差),还因为西撒从不言说的一个理由,明明已经伸出手去的师兄又退回来,移开的视线像鸽群一般扑扇着翅膀朝天际飞去。

他一言不发,像要抛下乔瑟夫又往前走,但他的步伐没有加快,仍是一贯的、能让乔瑟夫轻易紧随其后的节奏。乔瑟夫跟上去,西撒又不看他了,仿佛一回头前方薄冰一般的路就要破碎,这条承载着两人命运的路似乎太过狭窄,仅供他们一前一后走向未来,无法承载两人同行,更无论那里是终末抑或希望。

乔瑟夫也撇开脑袋,生死攸关的是自己,但西撒总表现得像他自己才会落到不幸结局。西撒拉近彼此距离,却在最后时刻又退缩开去,即便握住乔瑟夫终于伸出的手又辩解不是那个意思。哈,不是那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你跟你的兄弟上床?对乔瑟夫来说,他宁愿在这个被牵扯进去的飘渺人生中再享受一次,三十三天里全是艰苦修行和稍稍的放纵似乎带来的胜算结果都是相同的——因为它太渺茫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但西撒将那当作救命稻草,像他的舍身就能换取另一人性命,但你想过——乔瑟夫撅起嘴——我可是想一块儿活下去啊!

“喂西撒!”他一把拉过西撒的肩膀,差点将他扯得一个趔趄,“来猜拳决定谁先洗澡吧!”

“哈?”西撒看起来完全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乔瑟夫不管不顾,晃着手臂就要开始:“好了,星星——剪刀——布!”

“——星星?”西撒顾不上找他错处,乔瑟夫已经要将口诀念完,挑着眉毛将要出招。慌乱之间西撒伸出手来,做出的星星手势像说明他的心声。

乔瑟夫终于又笑起来:“你输了小西撒!果然啊,你太在乎我了吧?”

“少胡扯。”西撒没有因败落垂头丧气,他从不如此,他只是用难以言喻的表情看着乔瑟夫,夹杂着担忧欣慰和一点溺爱,还有什么别的东西。或许是那样,或许还有爱,乔瑟夫想,他的决定不会错,这次也不会。

“那你得实现我一个愿望,”乔瑟夫像认真起来,绿松石里流光溢彩,“现在帮我把面罩拿掉。”

“你可是在逃避训练啊乔乔。”西撒永远要找他毛病,但他的手还是碰上那道阻隔他们的障壁,波纹流进去,那是血液的脉动。

西撒拿着面罩的手并没有放下来——直到乔瑟夫离开西撒的唇,再从他停滞的手中将面罩夺走带上,西撒没法再看见那张能言善辩的嘴唇安静下来的样子。

“我反悔了,我要更改愿望。”乔瑟夫将得意起来的表情藏在面罩下面,“我们一起洗吧。”


-To Be Continued-

2018-01-16jojo西乔CJ
评论-4 热度-33

评论(4)

热度(33)

©摩登时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