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写,不是腐向。



就像走到了末路一样。
冰冷、冰冷的海水,它吞噬岩石,又沉下去,再次从黑暗中升起。赤红色的火燃烧起来了,内里掺杂着金色,那火一旦烧灼到他的指尖,利爪就伸出,紫色的硬币要吞没他的灵魂。
映司手心刺痛。他猛地睁开眼来,带着急促的呼吸和心跳,他的身体发僵,汗水打湿了脊背。他尽力平稳呼吸,凝视着天顶,而即便在沉沉的夜色之中,也能分辨出的熟悉天花板构造,让他渐渐安心下来。映司撑起上半身,侧着身想下床,动作却牵动伤口,他忍不住嘶一声。却有声音立刻传过来,是那家伙一如既往的嘲讽:“干嘛?你很吵啊。”
“……Ankh,你还没睡?”
“……哼。你管那么多。”
“那个啊,Ankh。”映司抬起头看他一眼,Greeed稍稍仰头,透过金发眯着眼看他,在黑暗中也像发着光的金丝线。他低下头,脖颈从发尾下暴露出来,像他握紧了发白的手指,“……我想过了,如果没问题的话,结束之后,你就把我的身——”
“我才没兴趣。”Ankh打断他,没给他继续下去的余地;他瞥一眼映司抬起头的眼睛,就偏过头,像很不屑似的地啧一声,“你真是蠢货。”映司眨眨眼,自顾自、毫不客气地口出恶言的Ankh,显然是一点都没有变。
“你这个家伙的身体跟greeed的还有什么区别?这样的身体可不能满足我啊。再说了,”他伸出尖锐手指,虚晃似的点他两下,“你这个只注重别人的家伙。我可不敢想最后你的身体会破坏到什么程度,就算我能吊着你一口气,说真的这种虚弱的身体再来第二次我可不愿意了。”
“……喂,你说的稍微有点过分了吧。”就算这样说了,映司其实还是没办法反驳他,只能再强撑着回他几句,“总比没有好吧,视觉听觉之类的五感也还有,再说有也比较方便吧。”
“不需要。”Ankh干脆直接仰起头,“只剩手一只还比较便利,那种没用的身体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哈。”倒也设想过他会拒绝的情况,称不上高兴也称不上失望,映司也只是含混地应一声,没打算再提了。
他站起来,准备走出房门喝口水,Ankh却抓住他的肩膀,让他没法动弹。
伸过来紧紧地握住他的那只不属于人类的右手,让他产生了仿佛在颤抖的错觉。
那是什么意思呢?他没有看Ankh,Ankh大概也没有看他。他只是回握住那只手,曾给予他力量。

“活下去。”

2017-10-04假面骑士ooo
热度-11

评论

热度(11)

©摩登时代 / Powered by LOFTER